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娱乐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资讯 热透新闻 金融新闻 时尚新闻 社会新闻 科技前沿 军事新闻 星声星语
当前位置: 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阅读新闻

喝茶,暂时的逃离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17 06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安居一方净土,独品园林味道,

不被打扰地喝杯茶,

这人更加自我了,这茶更加温润了,

这时光也刻满了静谧与美妙的符号。

每次走在平江路上,看到河对岸的一幢古色古香的茶楼,总令我产生冲动,就想到那里喝茶去。想象着春暖花开,或者秋高气爽,或者微雨飘飘的时节,倚窗而坐,一杯清茶在手,见一叶扁舟从窗下经过,听船娘婉转的吴歌,看平江路的人来人往,喝茶也有了意境。

一次路过那里,就想过去坐坐,可到了二楼只见烟雾缭绕,这满腔热情就像一丈的水,一下子退了八尺。 在繁华之所寻找一处安静的地方,就像要大海停止翻滚波浪那样困难。

不少城市在现代化进程中与过去彻底告别,改天换地,所幸苏州在上世纪80 年代被列为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,如此“制约”了古城的发展,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也因此被保留下来,成就了平江路、山塘街两条历史文化街区。 以平江路为主轴线,东西两旁小巷众多,曾经的大户人家与平民之家并存,烟火气里飘出书香味,融合了世俗与精神的两重世界。探花府是清代工部尚书、军机大臣、探花潘祖荫的宅第,如今转身为花间堂连锁店,入门即是小庭园,花木扶疏,曲桥池塘,太湖石环绕四周,一只精巧的旱舫夺人眼球。旱舫挂着“听泉读云”匾额,“池边客约同邀月,帘外禽言莫损花”对联雅俗共赏。有一年初夏的午后,与友人们在此消磨时光,泡上一壶碧螺春,讲讲陈年芝麻烂谷子事,过往如浮云,偶尔回首,心底也曾流光一闪。八色传统糕点和西式点心并陈于方格子木盒之中,与水果拼盘一起登场,赏心悦目之外更多的是满足口福,还有一点奢侈。喝茶聊天是最放松的时候,脱掉武装、伪装自我的盔甲与马甲之类,敞开最本真的内心世界,天马行空,说说青春年少时的梦想,安于现状后的挣扎,坚守独立的代价,以及现实与理想的冲撞和无奈。 喝茶,或许也是一种暂时的逃离。回想探花府的茶叙算得上是一次奢华的享受,奢华在于环境的清雅与宁静,还在于一抬头就能通过漏窗看到外边的风景。情与景的交融,静与闹的隔离,散淡与紧张的暂别,公共的世界在瞬间为己所有。苏州园林已是文化遗产,当年园主们雅集的场所成了大公园,成为公共茶馆,嘈杂是人间最具烟火味的世俗表情。此时此刻能安居一方净土,独品园林味道,不被打扰地喝杯茶,这人更加自我了,这茶更加温润了,这时光也刻满了静谧与美妙的符号。

“贵潘”的探花府与相隔不远的“富潘”的礼耕堂已不再是当年的恢宏规模,他们脱胎于阀阅之家,成为大众共享的空间。初见书房入驻礼耕堂,供人买书、读书和休闲,这样的转型增加了些许浪漫情愫。以“初见”命名书屋,显得文气而小资,或许暗藏另一份期待,期待人们对书的眷恋如恋人之“初见”那般心动而好奇,而能持久。 清代著名诗人纳兰性德说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”初见之时,涌现刹那间的惊艳与爱慕,初见之后的变故数不胜数,尤其是“心易变”。世事沧桑,正如朝代更迭之际,不少钟鸣鼎食之家瞬间被打入另册,庆幸的是两家潘氏旧宅没有被彻底毁掉,才使今天的花间堂、初见书房有了独特的历史文化底气,让人们有了一个相对清静的喝茶、读书、聚会的理想场所。

去年深秋,外地同学来苏办事,相约见面,而我刚好在外培训,于是就请她先到初见书房坐会。当我赶到书房时,这里安静得出奇,楼下只有两三个人在低声说话,吧台后两个服务员负责茶水、咖啡和点心供应。沿着小楼梯到达二楼,同学已看了半本书,说这里真好,适宜读书和休息。在越来越功利的时代,读书也成为快餐之一,传播文化的渠道花样百出,经营纸质书店的难度高于以往任何时期。多数经营者计算着人气,人气足就会带来一些生意,毕竟生存是首要的,而消费者多半自私地希望这大千世界唯我独享,园林人少些,茶室人少些,书房人少些。其实,人多本无事,但不遵守公共道德的话,人多声杂,刺耳的噪音,令人身心疲惫,令人缺少安全感。 寻找无声的世界,渴望以外在的无声守住内心的安宁,或许这也是现代人的脆弱吧。

每个人有如一本书,有的看了开篇就知道结局,有的平常中自有奇妙之处,有的波澜壮阔,有的迂回曲折,结局却出人意料。人相异,书不同,茶室也如此,给人的感受也就不尽相同。如果说探花府喝茶是一种贵族式超现实的精神享受,那么初见书房的茶叙则充满自由舒适的小资情调,在那里喝茶,都有远离烟火生活的自我放逐的成分。 临窗而坐,看一片云霞,几滴雨丝,聊两句闲话,喝几口香茗,或者安静地读会书,仿佛已是几度春去秋来,仿佛身处另一个平行时空,仿佛等来了一次期待已久的雅聚,已说不清是人与茶的约会,还是与另一个自己的相遇。

又一年夏日的午后,终于坐在心心念念的那家临河的茶楼,高温天气鲜有茶客,而我抛开尘事,清心寡欲地喝着菊花茶,静静地看游船从窗下经过,身着水乡服饰的船娘边摇着撸边唱着吴歌,清脆之声渐渐远去。对岸行走在平江路的游人拿着手机到处抓拍,对着小桥老宅,对着喝茶的人。我们成了彼此的风景。

美文 | 好书 | 观点

雅致和有尊严地生活

娱乐新闻   教育新闻   财经资讯   热透新闻   金融新闻   时尚新闻   社会新闻   科技前沿   军事新闻   星声星语  
Power by DedeCms